[公告]:
 用户名/通行证:  密 码: 记录cookie   注册   取回密码 

热门分类>>


四爷,宫斗嘛! 女生小说

四爷,宫斗嘛! 第393章

作者:蓝莲君子

本章概说:身,虽然年轻貌美可全身的皮肤却是不会说谎的,还是有些过于粗糙,到底不像世家格格那样从小到大保养着。 因此四阿哥这还是头一次遇见兰英这种肌肤柔滑娇嫩仿佛一掐就能掐出水的女子,头一次嘛总是会占些便...

兰英用完膳沐浴更衣后就在屋子里等着四阿哥,一直等到二更四阿哥才领着一群人来了兰英这里。

接到五仁的传话,兰英连忙起身站在门口恭迎四阿哥“奴才给爷请安,爷福寿安康。”

“起来吧1四阿哥今天心情不错,虽然后院出了乱子让别人笑话了,可就是因为除了乱子反而让皇上和德妃都关心他了一下,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兰英虽然上辈子不得宠可对于四阿哥的喜好也曾研究过,和后世人猜测的不一样,四阿哥其实并非喜欢江南的女子,她是喜欢性情“真”的女子,因此很多人在刚刚进府的时候得宠过一段时间,后来就失宠了,因为她们已经不再“真”。

当然按兰英的想法,这皇宫哪里有什么“纯真”女子呀,不过是装得好而已,上辈子李氏还是在得势后对着她们这些地位卑微的侍妾耀武扬威的。

将四阿哥迎了进来,兰英连忙让人上茶。

四阿哥一瞧是一碗白水,微微有些皱眉“这么不上茶?”即便是不上绿茶,也该上奶茶呀!就算花氏是新人,童嬷嬷也不会犯这种错误,连茶都没有。

“奴才听闻茶有提神醒目的功效,晚上喝茶会影响睡眠,而且奴才这里也没什么好茶,怕爷喝不惯,索性就让他们上了白水。”兰英一本正经的说道。

四阿哥挑眉,除了宋氏外,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不怕自己的女人。这个“不怕”倒不是因为四阿哥会惩罚她们什么,而是作为一个侍妾第一次见到要伺候的男主子,怎么也得紧张或者是娇羞一下呀!像兰英这样镇定的挺少见的。

故弄玄虚!

四阿哥第一时间给这事戳了一个认证章,不过都也没有发怒。

“夜深了安寝吧1四阿哥暂时没工夫和一个小小的侍妾讨论这个,他来兰英这里目的很明确就是来睡女人的。

兰英闻言脸上浮现出了两团红晕来,微微低着头,倒是显得娇媚异常,引人“食欲”。

上前战战兢兢的将四阿哥身上的衣服脱下,又褪去了浑身的首饰,兰英身着一件白色的寝衣站在四阿哥面前,那寝衣十分的薄弱,兰英的两个小草莓都能隐约的看清楚。

四阿哥见状眼色深沉了些,然后大手一挥就将兰英拉到了床上,几下后浑身光溜溜的兰英就被四阿哥压到身下。第一次四阿哥没直接上港,而是抚摸着兰英浑身雪白柔嫩的皮肤。

作为一个在皇宫一直住在的苦逼皇子,四阿哥又是一个规矩人,自然睡过的女人只有宋氏伊氏和李齐姝,这三人都是宫女出身,虽然年轻貌美可全身的皮肤却是不会说谎的,还是有些过于粗糙,到底不像世家格格那样从小到大保养着。

因此四阿哥这还是头一次遇见兰英这种肌肤柔滑娇嫩仿佛一掐就能掐出水的女子,头一次嘛总是会占些便宜,这不四阿哥就下意识就多了几分怜爱。

再一次经历初//夜,也不知道是不是心境不同还是怎么一回事,虽然还是痛却比记忆里的那一次好太多,兰英倒是没想到这是四阿哥怜爱自己,因为虽然好很多可这副青涩的身子也承受不了太多,可偏偏兰英意识却是清醒无比,明明都觉得自己承受不了,可偏偏还能配合着在自己身上不断运。

终于一个红浪过去,兰英再也承受不住,昏了过去。

在这个一刻四阿哥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喷发了出来。半抱着怀中浑身柔嫩无比的女人,虽然只来了一发但四阿哥心里也有了满足感,瞧着女人身上那青红相交的痕迹,心里更是得意和满足,便也没有计较兰英昏过去的事情。

让人伺候着梳洗清理后,四阿哥拥着兰英睡了过去,倒是没有来第二发。

虽然初//夜疼痛难忍,可几十年来一直都没有变的强大的生物钟还是让兰英在第二天一大早四阿哥都还没醒的时候就醒了过来,感觉到自己被四阿哥抱在怀里,兰英有一丝僵硬,她已经习惯了身边没人的早晨,一时之间突然多了一个男人倒是让兰英有些不习惯。

不过不习惯也得习惯,兰英窝在四阿哥怀里没有动,但她刚刚抬头的动作还是让四阿哥睡醒了过来,一低头就看见怀中的美人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瞧,顿时心都充满了满满的得意。

也不知道是头昏了,还是怎么一回事,四阿哥低头吻上了兰英的樱唇。之前那小半个月兰英天天喝空间水,洗漱也往里面掺杂不少空间水,让她浑身的肌肤没有一处不娇嫩,四阿哥吻上兰英的唇后只觉得像是吃到最鲜美嫩滑的鱼腹肉一样,让人欲罢不能。

兰英被四阿哥吻得快踹不过起来,白嫩的小手下意识的抚摸上了四阿哥不算健壮的胸膛,想要推开他。却不想她那点力气怎么能推开四阿哥,反而让四阿哥来了兴趣,身下的巨龙也蠢蠢欲动起来。

瞧着还有时间,四阿哥自然不会委屈自己,压下兰英又来了一发,兰英堪堪的承受到了四阿哥爆发的时候就再也受不住昏了过去。

等着兰英再一次的醒来,已经日上三竿了,四阿哥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在兰英这里。叫来明月梳洗一番,又用过膳后,兰英才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

第一次兰英觉得得宠似乎也不是一件好事,不过下一秒就将这个念头抛到脑后了,得宠和不得宠的女人那待遇可是天差地别的。

“小主这是爷今天一大早就赏赐下来的。”明月捧着一个托盘过来,喜滋滋的说道。

兰英瞧了瞧上面放着一对玉镯几支珠钗,并不成套,但能在第一天侍寝后就有赏,这可是北三所的头一份,也怪不得明月高兴。

“东西都放好,等下一次爷来我这里,再戴。”兰英嘴角上扬,虽然不知道四阿哥为什么会突然赏赐自己,但这无疑是一个好兆头不是。

“是1

因为未来的嫡福晋瓜尔佳氏还未大婚进门,因此北三所还没有一个正式女主人。

至于侧福晋?

皇上是脑子生疮了才会先给皇子阿哥指侧福晋然后再指嫡福晋,毕竟皇子阿哥结婚可不是一个人的事,大清的皇子阿哥结婚都是上升到了政//治联姻的高度。至于上辈子的那些侧福晋要不就像李氏那样被爷们抬举请封的,要不就像年氏那样等嫡福晋进门后再指的,从来没有先侧后嫡的事情。

正是因为没女主人,兰英今天睡到日上三竿了也没事,至于其他人的闲话,同为侍妾她们就是心里再恨也不过只能嘴上说说心里想想暗地里试点绊子,而不会像嫡福晋那样直接光明正大的给自己扣罪名惩罚自己。

昨晚和今晨兰英可是被四阿哥好好的折腾了一番,浑身酸软双脚无力连走路都要人扶着,还好有空间水,这空间水虽然有很多功能但最大的功劳还是强身健体消除疲劳,喝下去一杯后,兰英又原地满血复活活蹦乱跳了。

昨天她刚刚到屋子没多久,就得了音信要侍寝,因此自己的屋子兰英还没有好好的打量。说起来这屋子也没什么好看的,作为侍妾她们只有一间小小的屋子而不是院子,自然也没有堂而皇之的名字,这样的屋子在皇宫里数不胜数。

就是升到了格格的位分,除非得宠,不然也是两人一个院子,只有嫡福晋侧福晋才能名正言顺的自己霸占一个院子。更有那来得晚的侍妾,若是后院屋子不够,还会继续住在下房里,所以说这种事情就像皇上的四妃一样,跟爷跟的早还是有好处的,虽然后面会红颜未老恩先断的风险。

屋子的摆设很简单,一张床,一个梳妆台,一个大柜子和一个小柜子,一个条案,一个面盆架,用纱帘隔开这算是寝室的。纱帘的外面放着一套桌椅,正堂的墙上挂着一副字画,其他的东西就没了,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

至于临窗火炕、博古架、沉设、花几、冰鉴之类的那根本就不是侍妾这位分能想的,即便这样简陋的屋子也只是下面的人看着兰英是新来的不知道她能不能得宠才布置的。上辈子她答应的身份屋子里可只有一张床、一个梳妆台、一个面盆架和一个小柜子,其他的东西可都没有,而且沉设也没怎么好。

没有正儿八经的女主人,以兰英的身份又够不着去给德妃请安,再加上宋氏怀孕李氏伊氏养病都窝在自己屋子里,兰英也懒得出去,准备就在屋子里消磨时间。

从昨晚和今早四阿哥的表现来看,他对自己还是挺满意的,可是作为一个侍妾,除了有漂亮的容貌外还有一身冰肌雪肤,作为侍妾就是以色侍人,只有将四阿哥在床上伺候好了,他才会去关注你其他的东西。

兰英的容貌只能算中等,中上都算不上,不过她的一身肌肤却是嫩滑无比恐怕后宫里的某些娘娘都赶不上。瞧四阿哥的反应,对自己的一身肌肤也非常喜欢,这空间水还得继续喝。

容貌没法改变,但兰英知道所谓美人一张漂亮的脸只是其次,头发、肌肤、衣裳、妆容、仪态、内涵都是不可或缺的。

脸、头发和肌肤上兰英没法做太多的改变,仪态和内涵暂时也不行,没有四阿哥的首肯她可不能私底下自己识字。衣服上能做的动作也很少,最多就是多绣点花纹上去,唯一能做手脚的就是妆容了。

兰英坐在梳妆台前,仔细的查看着内务府送来的东西,东西很齐全粉、胭脂、眉黛、头油都有,虽然不是上好的,但也不是最差的那种,用手轻轻的触碰着这些东西,仔细辨别着其中的颜色香味和成分。

就在兰英正捣鼓着这些东西时候,刘玉笑着一张脸又来到了兰英这个,张口就说道:“奴才给花姑娘道喜了,恭喜花姑娘,爷刚刚说了今晚还来您这里。”这可是北三所除了宋氏外的头一份,可宋氏那是什么身份,刘玉又岂会不知,再想到今早四阿哥让人送来的赏赐,刘玉对兰英起了几分敬重,这位暂时也是一个腕了,暂时不能得罪。

刘玉不想得罪兰英,兰英还不想得罪他了,这人在后世默默无名不像苏培盛那样出名,可兰英却知道别看他现在年轻几十年后这给四阿哥传话的活还是他在干,没人能抢走。

别以为这事苦,这可是一个肥差,就像现在刘玉来通知了兰英侍寝的事情,兰英怎么也得意思一下,哪怕这事刘玉根本就没有出什么力气。

兰英闻言不喜反惊,不过她到底是老妖精了,压下心里的吃惊兰英问道:“敢问刘公公爷可曾说过什么时候来?可要备膳?”这给爷准备膳食可是侍妾们改善伙食的一个法子。

清朝一天两顿饭中间后面饿了全吃点心,因此清宫的人尤其是主子八成都是微胖型。侍妾的份例有限,早膳很普通一碗粥两碟点心,午饭一荤两素一汤外加一碗米饭,后面饿了点心也只有一小碟,说句实话根本就吃不饱,当然也饿不死人。

但爷要是来自己这里用膳那待遇就不一样了,起码最少也是四个荤菜四个素菜两个汤菜,这还是底线,而且菜色的质量也不可同日而语。

兰英这话没白问,四阿哥还真要来自己这里用膳。

等送走了刘玉后,兰英就拿出一个厚厚的荷包来交给五仁“你去厨房,除了爷平时的份例外,再让他们加两个菜,一个要白玉豆腐汤,一个要酸菜鱼。”

五仁闻言一愣,有些迟疑的说道:“小主,爷的口味这北三所人尽皆知,您这?”

因为四阿哥给孝懿皇后守孝因此最近几年都是吃得清汤寡水的,出了孝后,四阿哥信上了佛教。兰英突然点酸菜鱼这……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