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用户名/通行证:  密 码: 记录cookie   注册   取回密码 

热门分类>>


揭罪 其他类型

揭罪 第两百六十七章 沙船迷案(一)

作者:凌梳城

本章概说: “冒冒失失的,以后小心点。”老吕没好气的说道。小夏低声委屈的说了一句是。 我也不知道怎么去为他解释,索性就不说了,此时的唐振国也保持沉默。 老吕转向我们说道:“我叫小夏大清早把你们接...

自从上次青龙岩石匠命案以后,也有三周没有发生重案大案了,不过期间我还是帮人解决了一些失窃和财务纠纷的案件,虽然这些案件不能充分调动我的激情,但是生活在这个物质社会中,做这些事情,才能保障我的基本生存需求。

因为唐振国对侦破的极大热情,我便正式邀请他加入了我的工作之中。一来,这个强壮的汉子的确能为我提供保镖服务;二来,他的确算得上是一个好搭档,他有一些独到的见解,能为我在侦破过程中提供一些灵感。

这是一个周六,不过对于我来说,周六不能算是双休日中的一天,或许这种说法也适应于更多的假期不固定的工作者。

这天早上我起的很早,因为连续三周相对平静的生活,让我的大脑处于了一种半封闭状态,不过躁动的内心都一直渴望着有什么东西来刺激一下,所以睡眠也就减少了。

这时,刺激果然来了。那是一种沉闷的声音,不过我能听出,那是用力击打木人桩的声音。

我忽然就像僵尸从腐朽的棺木中弹起来一般,直挺挺的坐在了我的木床上。随后我披上睡袍,光着脚掌走到客厅,看见唐振国正光着膀子在奋力击打木人桩,那种拳拳到肉的击打力让我很是兴奋。

“振国,停停停,我两切磋切磋。”我一边将客厅里的停尸床往靠墙的方向推,一边说道。

“什么?欧阳,你没睡醒吧?”唐振国停止击打木人桩,歪着头看着我。

“来来来,帮个手,把这些碍事的东西都推到边上去。”我继续推着停尸床说道。

唐振国虽然觉得纳闷,不过还是和我一起,将客厅中一切碍事的东西都挪到了边上,腾出了一个相对宽敞的空地。

“你确定要和我打?”唐振国的语气中明显有些不屑。

我一边将睡袍扔在沙发上,一边说:“对对对,肌体的强力刺激能让大脑充分活跃起来,所以我一直不赞同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这个说法。来,不用手下留情。”

“那好,你可要小心了。”唐振国将双手甩了甩,做出自由搏击的架势。

我能感受到他有一股猛虎般的气势向我压迫过来,这种还未出手就已经气势逼人的状态,让我明白了他为什么能够打将近一年的地下黑拳而没有受过严重的外伤。

我耸了耸双肩,将双掌一前一后置于胸前。他侧头看了看,微微点头说道:“内家拳?”

我说:“嗯,来吧1

他说:“来了1

拳风呼啸,拳速如电,我用双掌勉强隔开他的攻势,可是被那拳劲震到,还是感觉双手发麻。

正在我们一攻一守交战激烈之时,门铃响了。或许这忽然的门铃声扰乱了唐振国的出拳节奏,我看准破绽,一个推手将他震开。他向后猛退,沉重的躯体加上惯性,轰隆一声撞到门上,居然硬生生的将门给撞开。随后我听见一阵凄惨的叫声。

时间是上午七点,我和唐振国已经站在了西山钟楼下面,而这一带,已经设置了警方的警戒线和隔离带。

老吕看见我两来了,正要说什么,忽然看见小夏,于是问道:“你鼻子怎么了?”

小夏捂着鼻子,看了我和唐振国一眼,低声说道:“没什么,路滑,摔了一跤。”

“冒冒失失的,以后小心点。”老吕没好气的说道。小夏低声委屈的说了一句是。

我也不知道怎么去为他解释,索性就不说了,此时的唐振国也保持沉默。

老吕转向我们说道:“我叫小夏大清早把你们接过来,就是因为又有大案子发生了。跟我来。”

来的路上小夏已经将案子的大概说了一遍,不过这件案子还是让我感到有些惊讶,也将我半封闭式的大脑全部唤醒了。

案发现场就在西山钟楼下。死者男性,年龄应该在35岁左右。他面向钟楼跪地而死,从死者到钟楼的距离大约有2米,死者头发凌乱,衣着虽然穿戴齐全,却满是褶皱,而且衣服上还存在擦痕,这些擦痕中有些残留物,是泥土和青苔。最重要的是背脊上插着一把匕首,不过从血迹极为稀少可以看出,这匕首不是致命伤,而是死后插上去的。

我走近尸体,蹲下身子看了看他垂下的脸,他的脸上凝固着狰狞痛苦的表情,加上他的脖子上留下了紫黑色的伤痕,可以断定,他是被人用绳索之类的东西勒死的。从尸斑的出现形态上看,死者死亡时间已经超过八个小时。

老吕此时说:“这里肯定是第二案发现场,并不是死者死亡的地点,不过费劲将这尸体移到这个地方,摆出下跪的姿势,这是什么用意?”

我起身看了看案发现场的整体局面,于是说道:“老吕,凶手让尸体跪的,不是钟楼,而是钟楼里的格言碑,而尸体的背上插上匕首,正印证了格言碑里的一句话。”

我这么一说,老吕和唐振国同时望向钟楼里的格言碑。

说到这里,我必须要简单介绍一下这西山钟楼。西山钟楼为重庆市万州区较早的标志性建筑之一,“万县八景”之一的“西山夕照”即以此命名,自1930年建成以来,一直吸引着过往名人和八方来宾登楼一览江城风采。西山钟楼是中外结合的建筑,造型精美,雄伟壮观,与上海海关钟楼齐名,系长江沿岸一大景观。钟楼高50.24米,共12层,楼顶双层盔顶,呈八角型,底层为厅,有螺旋形铁梯直上楼顶。楼四层上四周装有巨型时钟,其声音洪亮,响彻全城。钟楼底厅矗立着一座高达5米、四面各宽1.3米的巨大石碑。这块巨石来得很不容易。据亲眼见过的老年人讲,巨石采自公园上边的望马石,每天几十人用下面垫圆木滑动的办法,连拖带推,花了半个月时间才运到。

而现在我们面向的,正是格言碑的左面,上面有一句格言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句格言是:至于毒语刺人骨髓,戏语中人心病,最易招祸,尤宜切戒。这句格言,或许就是凶手要将死者置于此地,并再度插上一把匕首的原因。如若如此,杀害死者的人,必定是死者的熟人,而且是有瓜葛的熟人。

我将我的想法告诉了老吕,老吕表示赞同,而且他会马上着手调查死者的身份和与其相关的社会关系网。

中午时分,西山钟楼下的这桩血案已经闹得满城皆知,微信朋友圈也是被刷了屏,甚至还有在警方隔离之前,路人拍下的照片。

我和唐振国此时正在餐馆里吃羊肉格格,当我边吃着羊肉边一门心思思考那句石碑上的格言时,唐振国忽然将手机拿到我的眼前。我抬头一看,差点没把嘴里的羊肉给喷到他的手机屏幕上。

只见那手机屏幕上是一个面色煞白,身穿红衣的女鬼,样子着实吓人。

我连忙喝了一口海带汤,皱眉问道:“振国,你搞什么?”

唐振国将手机收回说道:“这朋友圈里说,这个死者是被女鬼索取了性命,据说这西山钟楼里自古就住着一名女鬼,这女鬼专索薄情寡义的男子性命。这网上都说这个男的肯定是辜负了哪个女人,所以才惨遭恶鬼索命的。”

我夹起一块羊肉说道:“要真有这样的女鬼,那我还真要给她烧一炷高香,感谢她惩治了那些不仁不义的人。”

吃过饭,又接到了老吕的电话,他说他马上过来接我们,然后直接去五桥,因为本案的一个重要人物就住在五桥。

在车上,老吕将死者的情况简单给我说了。死者名叫秦文远,37岁,已婚,无子,是文远广告公司的老板,一个月前,他的发妻刚刚在中心医院病逝。而我们现在去五桥见的人,正是秦文远的新女友。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