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用户名/通行证:  密 码: 记录cookie   注册   取回密码 

热门分类>>


位面之纨绔生涯 其他类型

位面之纨绔生涯 第101章:人间腊月天

作者:昨夜大雨

本章概说:p> 另一个妇人感叹道:“这些年蓉娘帮着他爹吕老七操持酒馆,学得一手好厨艺,在咱们城南也是出了名的。” 一个老汉说道:“要不是吕老七心太大,想要扩充酒楼,又怎么可能去借高利贷,让城南帮的人给...

“那日二少爷摔的很重,当时就晕过去了,后来请来杭州城最有名的金大夫来,金大夫诊断我家二少爷没多大问题,可是等二少爷醒了,却记不得很多事情了,还是过了两三日才恢复的。”

“自从我家少爷恢复后,就好似变了一个人一样,头脑变得聪明,也知道用功读书了,二少爷说是道祖赐福,我觉得还真有可能呢,要不然二少爷怎么变化那么大呢。”

郑达在二门口的门槛台阶仔细看了好久,他下了半天狠心,最后还是放弃了。

秦观撞到头失忆,后来恢复了,如果他撞到头,还不知道能不能恢复呢,如果真的撞傻了,那他这辈子就完了。

走进秦观房间,郑达看到秦观桌上半合的书,感叹了一句:“少游兄,你以前从不用功,如今却变得每日闭门苦读,而且作诗写词又如此有灵性,看来我是再没有赶上的机会了。”

“进门的时候,我真想也在你家门口摔一跤,希望也能磕出一个聪明的脑袋来。”

秦观呵呵一笑:“如果撞一下就能变聪明,那大赵国估计有一半的书生会去撞头了。”

“恐怕是九成九。”郑达道。

“可是我这个没办法复制啊,更大的可能是把人撞傻。”秦观戏谑道。

郑达露出无奈表情:“所以刚才我鼓了半天勇气,最终还是没敢撞下去。”

郑达只是感叹了一句,随即又换成嬉笑表情,“不说这些,今日过来找少游兄,是要叫你出去游玩一番,今日在西湖上有一场花魁大赛,据说杭州三艳也会到场,如此欣赏群芳美艳的盛世怎能错过。”

花魁大赛,秦观之前到是去看过,每两年西湖举办一次,上一届的前三名花魁就是如今的杭州三艳,分别是梦湘君、楚芊芊和凌依人。

梦湘君以诗词见长,最受文人才子的追捧,每每有诗会,都以能够请到梦湘君为荣。楚芊芊以舞阅人,是杭州最有名的舞姬。凌依人善瑶琴唱曲,还吹的一手好洞箫。

当然,最主要的是这三女都是绝色,要不然就算是才艺再好,也没有男人选她们做花魁。

谁叫男人都是食色动物呢。

这几日秦观一直在用功读书练剑,放松一下也好,当即答应,叫上二宝和熊大,现在时间还早,秦观就和郑达一起往西湖那边慢悠悠行去。

在走过一条石板小街时,忽然听到前面一阵喧哗。

远远就看到前面围了一群人,对着一处不大的酒楼指指点点,酒楼内,正有一群穿着青衣大褂,头上绑着头带,腰里别着短刀的家伙,在骂骂咧咧的往外丢东西。

“稀里哗啦。”

酒坛盘子桌椅板凳被丢了一地,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坐在酒馆栏杆上,正在用一只手抠着脚丫子,看着四周围拢的人群,嚣张的说道:“都看什么看,城南李四爷办事,不想惹麻烦的都滚开。”

这个家伙一声吼,顿时吓走了一半的围观群众,另一半没走的也躲到远处观看。

在酒楼内一角,一个年约二十岁一身孝服的女子站在角落,俏丽的脸庞挂满泪痕,死死的抱住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吓得嘤嘤哭泣,却不敢发出大声。

那些地痞还在呼喝着砸东西,李四一脸邪笑的走到孝服女子跟前,吓得女子抱着小女孩又往角落缩了缩,满脸惊恐之色。

李四咧嘴一笑,露出牙齿上的几片菜叶,“吕小娘,你爹借了600贯高利贷,如今你爹死了,这笔钱自然由你偿还。”

抬头扫视了一眼酒楼,嘿嘿道:“你们家这处破酒楼,总共也不值300贯,好,四爷我大发善心,给你算作300贯,那还有300贯呢,加上利息,还欠我们500贯,你准备怎么还钱埃”

女子脸色慌急,对着李四用手比划起来。

小女孩看姐姐焦急的样子,鼓起勇气用童稚的声音说道:“我姐姐说,我们没钱,当初爹爹借钱就是以酒履,你们将酒楼收走就好了。”

小女孩说话时,眼泪还忍不住簌簌往下滴。

李四一脸邪笑,“世间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当初是看在情谊的份上才借给你爹钱的,可是你爹死了,情谊没了,再说还有利息呢,那可是几百贯的利息,难道不用还钱吗。”

孝衣女激动的再次比划起来。

李四不耐烦的一挥手,“你也别比划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既然还不上钱,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指了指酒楼说道:“从今天起,这酒楼如今不姓吕了,还有你们,我会给你们两个找个好人家,嗬嗬嗬嗬。”说道这里李四嘴里发出几声邪笑,看向孝衣女的眼神满是淫邪。

吕小娘吓得脸色发白,死死抱住自己的妹妹。

远处人群看着酒馆里发生的一切,很多人议论纷纷。

“蓉娘多好的一个女子,出落得花容月貌,可惜小时候得了病,烧坏喉咙成了哑巴,要不然早就找个好人家嫁了。”一个妇人道。

另一个妇人感叹道:“这些年蓉娘帮着他爹吕老七操持酒馆,学得一手好厨艺,在咱们城南也是出了名的。”

一个老汉说道:“要不是吕老七心太大,想要扩充酒楼,又怎么可能去借高利贷,让城南帮的人给盯上,唉,他吕老七是死了,可这下子吕家两个姑娘的后半生算是毁了。”

旁边一个青年男子不愤道:“吕老七明显是中了骗子的圈套,没准这里面还有城南帮的事情呢。”

老汉赶紧拉拉他,“慎言啊,别给自己招灾。”

秦观就站在这些人身后,将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突然前面传来一声小女孩凄厉的哭嚎声,秦观就看到一个泼皮在腋下夹着一个六七岁的小丫头走出酒馆,另有两个无赖,一人拽一只手,将那个孝衣女子死命往外拖。

旁边一个早餐摊子上,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看不过眼,抄起旁边的擀面杖就要冲过去,可却被一个妇人从身后一把抱住腰,妇人用哀求的语气道:“当家的,可去不得,得罪了城南帮,咱们家也过不下去了。”

“吕老哥与我交好,蓉娘和幼娘被他们抓去,少不得要被卖到那些肮脏地方去,这一辈子就完了。”男人咬着牙说道。

妇人痛哭出声,“他们人多势众手里又有利刃,就算你过去也斗不过他们埃再说他们与那些衙门差役也有往来,如果你被打坏,我们娘三个怎么过,当家的,求你了。”

这一幕让秦观感觉无比的扎心。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